<sub id="aj7qk"><b id="aj7qk"></b></sub>

    1.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<dl id="aj7qk"></dl>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<li id="aj7qk"></li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全民阅读

            半亩书田 一室天伦
            字体:[][][] [打印] [关闭]
            东港文明网  发表时间: 2019-03-13

            半亩书田 一室天伦

             ——2018年“全国最美家庭”包司南家庭    

              “?#20204;?#25114;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?#38381;?#26679;的生活状态,千百年来被无数人所追捧,看似雅得不近人间烟火,实则却并非遥不可及。包司南一家人正是秉承着这样的生活方式,以“诗书自娱”的怡然态度,在忙忙?#24503;?#30340;工作与生活中找到了一方闲适的“小天地”。 

              “读书好学”成为了“世代家风”。包司?#31995;?#23478;庭从祖父和外祖父那一代起就留下了读书好学的良好家风。他的外祖父小时候读私塾,参加革命成为反特警察,退休开始自学法律,成为东港地区有名的律师,又自学书画,在80岁的时候出版了一本画集,得到了省内许多知名书画家的认可。包司?#31995;?#31062;父从小读书也十分刻苦,1957年参加高考,一考中了辽宁大学数学系,在当地传为佳话。要知道,那个年代想考中辽宁大学,可无异于今天考上清华北大了。祖辈父辈都是读书好学的人,不仅给他留下了丰厚的藏书,更给他创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。 

              包司南从小就深受家庭环境熏陶,热爱读书,在别的孩子好玩好动的年纪里他就整天对着书架?#31995;?#34255;书,一本接着一本,刻苦攻读,成了一个标准的“书虫”。不论去?#20137;?#26053;游,包司?#29486;?#35201;拿出?#36797;?#19968;天时间一头扎进书店里。学前班的时候,他第一次去?#26412;?#26053;游,行程总共7天,在书店里就逛了2天,买回来的书装满了一个旅行箱。新婚?#35753;?#26376;,去日本旅行,带着妻子去神宝田町的中古书一条?#33268;?#20102;30多本国内罕见的历史学书籍。如今,读书已经成为了包司?#31995;?#23478;庭代代相传的良好家风,他家藏书4000多册。 

              “志趣相投?#21271;环?#20026;“择偶圭臬”。在现如今,“结婚先要?#26159;濉?#36710;子房子票子’?#20445;?#21253;司南奉行着一套看似不切?#23548;?#30340;择偶标准——志趣相投,谈?#32654;?#23601;?#23567;?#35828;来也许有人不信,包司南?#25512;?#23376;吴?#24535;?#35748;识并交往了3年,才知道了女方父母的职业,直到?#23500;?#35770;嫁,征求对方父母意见的时候,也没问过婚礼要怎么操办,房子要怎么购置。岳父岳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,女儿要从福建嫁到东北来,丝毫没有阻拦,只要女儿高?#21496;?#22909;。 

            “只要有共同语言,‘三观’一致就好了,别的什么都不重要。”包司南这样说。的确,包司南?#25512;?#23376;在一起已经7年了,两个人不仅是夫妻,也是文友、书友,整天在一起就是谈论时政、文学、历史这些话题,至于生活中的琐事得过且过,谁也不太在意。 

              “她是我的第一读者,我的稿子写完了都会先给她看,她说不?#19981;叮?#25105;就要?#20204;?#20462;改。”包司南是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经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?#23545;?#38376;》?#35835;?#22791;的枷锁》等诸多文学作品,而他在创作过程中,妻子就是他的校对员和读者,会从读者的角度提出意见建议,每天晚上,一个写,一个读,虽然少了一点喧闹,多?#24605;?#20221;清静,却也其乐融融。 

              “我们俩一般都是一起做家务活,一边做一边聊,有时候聊到兴头上,手?#31995;?#27963;也就全忘了,忘?#21496;退?#20102;,留到明天再做就是了。”妻子吴?#24535;?#35828;起做家务活的事情,有些哭笑不得。 

              妻子还是包司?#31995;?#32763;译,包司南写作的时候?#19981;?#26597;阅外国史料,但是他的外语只是入门水平,妻子却是英语六级、日语一级,每逢包司南想要查阅什么内容,妻子就译好了,逐字逐句解释给他听。而妻子在网上做翻译工作的时候,遇到?#22235;?#20010;字,不知道怎么斟?#20040;示?#30340;时候,包司南也会帮着出?#34987;?#31574;。 

              “翰墨书香”代替了“柴?#23376;?#30416;”。自?#24433;?#21496;?#31995;?#22899;儿出生以后,爷爷奶奶、七大姑八大姨、父母都常常聚到小两口这儿共叙天?#23383;?#20048;,一家人聚在一起逗孩子的时候,也少不了谈论读书的相关话题,家庭生活的柴?#23376;?#30416;味儿反倒被冲淡了不少。 

              《中华诗词大会》热播的时候,一家人就玩起了“飞花令”的游戏,由包司南选一个诗词中的常见字,一家人一人一句,看到谁那儿接不上来了,?#22836;?#20570;家务活。 

              互相推荐好书,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家庭活动。包司?#31995;?#29238;?#32043;不?#35799;词,母?#32043;不?#28216;记,包司南?#19981;?#21382;史类,包司?#31995;?#22971;子?#19981;?#23567;说和杂文类,四个人每逢读到了?#19981;?#30340;书,一定要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?#20445;?#25343;出?#26149;?#22823;家交流一番。 

              包司南每逢在《人民日报》《辽宁日报》等报刊杂志发表了文章,也要拿出?#26149;?#23478;人分享,一家人七嘴八舌,或者指摘这段不好,或者品评这个字用?#27599;?#31350;,不论说好说坏,包司南都笑嘻嘻地浑不在意。包司?#31995;?#29238;亲也常常拿了自己写得近体诗词和英文诗歌来给大家鉴赏,他从大学时代起就热衷诗词,到目前竟写了不下5000首。包司南?#25512;?#23376;虽然不?#19981;?#20170;人仿古创作的诗词,觉得意象和内涵都是前人表达过的,没有新意,可是也都能认认真真地看完,不愿意驳了父亲的诗兴,还往往能提出中?#31995;?#24847;见。 

              在谈到女儿的教育问题时,包司南和家人都很豁达,他们认为,别的倒是不要紧,只要爱读书学习,有一技之长,有坚韧?#35805;?#30340;?#20998;剩?#20063;就够了。 

            来源?#28023;?#36131;任编辑?#21644;?秀娟

            魅力东港

            更多>>
            状元红二肖中特
            <sub id="aj7qk"><b id="aj7qk"></b></sub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j7qk"></dl>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<li id="aj7qk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aj7qk"><b id="aj7qk"></b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j7qk"></dl>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<li id="aj7qk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j7qk"></output>